<output id="h9tvd"><ruby id="h9tvd"></ruby></output><nobr id="h9tvd"><strike id="h9tvd"></strike></nobr>
    <p id="h9tvd"><ins id="h9tvd"><b id="h9tvd"></b></ins></p>

      <mark id="h9tvd"></mark>

      <dfn id="h9tvd"></dfn>
          <address id="h9tvd"></address><i id="h9tvd"></i>
          <meter id="h9tvd"></meter>

                    形勢在變、任務在變、工作要求也在變,必須準確識變、科學應變、主動求變,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給企業發展帶來了不確定性。數字技術與制造業在自動化、數字化、智能化的“三浪疊加”進程中加速融合,智能制造不僅改變了生產方式和價值創造邏輯,還改變了管理的思維和行為,給企業帶來了一系列顛覆性的挑戰。

                c

                shuipo ready2:KUKA & Megmeet智能制造方案

                智能制造管理體系的新規則

                  

                  組織的管理和變革本身要比技術復雜得多,即便大多數企業存在管理變革的危機感,也時常受制于組織慣例帶來的阻礙,導致組織變化滯后于技術變化。企業應遵從價值創造、工作方式、客戶價值變化的主導設計規則,用來打破和改變技術約束與組織結構,擁抱面向智能制造的新技術——管理有機融合體系。

                  

                1、企業能力結構應適應未來價值創造邏輯的改變

                  

                  數據作為生產要素以資產形式進入價值體系,產品不再作為價值本身,而成為價值傳遞的載體,未來服務制造生產服務將成為融合的創新點。但傳統模式下促使企業成功的關鍵因素往往因自我強化的“定錨”弱化了解決問題、創造價值的靈敏性,陷人“能力陷阱”導致企業無法及時辨識組織內外部的威脅和機遇,這也是阻礙變革的原因之一。因此,企業的管理變革應當適應未來價值創造的動態邏輯,在能力層面獲得更多盈利空間。從長周期來看,企業應由激變轉向漸進式學習,即替換、改進和增補相應資源的能力,主要表現在兩方面:一是通過獲取、構建新的資源要素,對存量業務進行技術改革;二是對已有資源要素進行基因重組延續,從量變到質變打造業務增量。

                  

                2、企業組織結構應適應人機協同工作方式的變革

                  

                  隨著機器智能化水平的不斷提升,機器逐漸從輔助工具轉變為具有組織性的智能體。人機協同創新是指將機器在存儲、搜索、計算方面的獨特優勢與人的推理、反饋、聯想、頓悟等能力有機融合,形成創新合力、混合智能的過程,既強調人類的判斷、道德和直覺對于智能體決策的關鍵作用,也在動態的人機交互中加強機器的透明性、可理解性和可追責。當前,人機結合形態、作用機理、關系模式、發展層級的提升已成為提高生產力水平的重要驅動力,組織管理將適應這一高度智能、一體化的新模式變革,激發智能制造信息深度自感知、智慧優化自決策、精準控制自執行,在“黑盒”中獲取發展規律,實現生產過程的智能匹配、柔性裝配、模塊裝配、用戶定制、智能插單、智能檢測等環節的優化。同時讓人類的勞動附加值更專注于創造、監督和智力開發等能力,加速形成以“分散與集中相統一的制造系統、虛實結合的設汁與制造手段、人機共融的生產方式”為特征的智能制造空間。

                  

                3、企業商業模式應靈活響應瞬息萬變的市場需求

                  

                  工業互聯網時代,企業平臺化、大規模定制日益普遍,消費者主導權不斷增強,快速變化的用戶需求和供應鏈對企業形成新的挑戰,組織柔性成為至關重要的因素。單純以技術為導向的組織會割裂與市場的關系,企業應重構有別于傳統組織的結構關系,將控制點由中間價值轉向終端價值。智能制造正以前后端開放的勢態重塑企業與客戶之間的互動模式,即哪里的前端離客戶近,資源就向哪里集中,讓消費者可以參與到產品的設計、生產中,并能夠實時查詢產品狀態信息。為提升這一傳導機制的靈敏性,企業應突破金字塔式結構,轉向端對端的扁平化組織,為智能制造注人市場力量,抓住制造業的賦能關鍵——通過信息載體靈活配置供需兩端的要素來響應瞬息萬變的市場需求。

                  

                智能制造對企業的賦能路徑

                  

                  當前,智能制造成為普適性的賦能路徑,企業應從制造模式、管理模式和生產方式等方面推動自身形態的根本性轉變:以數字化為核心戰略、利用人機協同創新、基于用戶需求定位商業模式,打造“數字大腦”來應對復雜系統的不確定性。

                  

                1、將數字化植入戰略層面,引導組織全面變革

                  

                  在新的生產方式下,數據的流動性極大地釋放了其本身的價值,向上承接PLM和SCM等智能管理軟件,向下驅動要素資源的配置,數據的地位和作用從邊緣位置轉移到了中心。數據要素創造價值有三種模式:優化傳統要素資源配置效率、替代傳統要素的投人和功能、提升傳統單一要素生產效率。數據要素控制的不是工具理性,而是工具理性要達到的目標,目的在于獲得更多的商業價值和社會價值。因此,圍繞價值創造方式自上而下的顛覆特性,企業必須將數字化植入到戰略層面,充分運用數據的特性及規律來增強企業匹配風口時間點的能力,包括確立預期的實現目標以及決定組織行為的次序等。

                  

                2、融合技術洞察力與人類判斷力,響應人機協同創新

                  

                  隨著智能機器從算法到學習的能力提升,人類不再是唯一的創新能動因素,創新將進入“多次元”協同創新時代。西方學者Paul&Philip提出,未來幾年,聰明的組織需要將技術支持的洞察力與對人類判斷力、推理和選擇的復雜理解能力相結合,取代傳統的以直覺作判斷的決策和管理方式。一方面,可以避免或減少面對復雜性和不確定性引起的認知偏差帶來的風險,降低迭代試錯成本,為企業管理變革、能力重塑保駕護航;另一方面,智能平臺能夠有效連接物理和網絡兩大空間,通過搭建“數據一信息一知識一決策”的智能平臺,利用混合智能體的互補性和能動性,減少組織認知偏差增加柔性認知,在整合現有資源保障利潤的同時探索新的業務領域,創造價值增長點,實現戰略目標。

                  

                3、抓住重構商業模式的契機,精準定位客戶需求

                  

                  工業互聯網等新一代數字技術正在全面互聯人、機、物,構建新型的工業生產制造體系,企業與客戶的關系由一次性轉變為持續性和開放式。利用技術變革過去的垂直串聯型結構,打通企業與客戶之間的壁壘,可以改變以往間斷分割的生產模式,避免產需之間的價值沖突,通過相互激發的高效互動產生更多的價值創造讓終端用戶的需求直接輸送至研發制造端,釋放出新動能,為制造業開辟了精準化生產的新商業模式。此外,圍繞客戶、以機會為導向的組織結構能夠驅動企業不斷進行動態調整,提高組織敏捷性。


                掃一掃 訪問手機站
                韩国成人黄色电影|free欧美高清猪马牛俄罗斯|女人与公拘交的视频|0adc影库年龄确定